网站LOGO
首页 > 新闻 > 全球热点 > 双碳行动 || 桑塔纳停产传言背后,多少车企难掩“困窘”

双碳行动 || 桑塔纳停产传言背后,多少车企难掩“困窘”

来源:中国汽车报 浏览次数:143 发布日期:2021-11-12

自卡尔·奔驰发明世界上第一辆汽车以来,在100多年的汽车工业史上,无数新车型诞生,同时伴随着大量车型消亡。就像甲壳虫停产令无数车迷扼腕叹息,大众另一款入华车型桑塔纳可能也将停产的消息引发诸多感慨。一代经典即将落幕的背后,是被时代抛弃,还是战略性放弃,值得深究。

一代神车即将走向终点?

近日,一份上汽大众仪征工厂2022~2023年车型技术改造项目计划书在网上流传。其显示,新桑塔纳、桑塔纳·浩纳、昕锐、昕动4款车型的产能在技改后均将为零,取而代之的是途铠、凌渡、Polo、改款途岳4款车型。莫非,桑塔纳要停产了?

回首20世纪80年代,上汽通过CKD组装的方式将桑塔纳引入国内,成为首款合资品牌轿车,和捷达、富康一起构成了广为人知的“老三样”。桑塔纳曾经有多火?在进入中国汽车市场的近40年当中,它曾经连续22年获得国内汽车销量冠军的头衔。“拥有桑塔纳,走遍天下都不怕。”一句简洁明了的广告语,成为很多60后、70后乃至80后对于家用轿车最原始的情愫。

那么,其转折点发生在哪里?可能是2012年,在大众沃尔夫斯堡首发的新桑塔纳取代了老款桑塔纳。新桑塔纳完全摒弃了老款桑塔纳的20世纪70年代造型风格及设计,基于新的平台,在动力、设计及配置等方面进行了全新设计,颠覆了人们对于桑塔纳的印象。不过,也就是从这一代桑塔纳开始,它便失去了国民神车的称号,从炙手可热的明星车型,逐渐沦落成为“路人”。再加上大众朗逸横空出世,在销量上牢牢压制桑塔纳,这也让桑塔纳的处境愈发尴尬。

现在桑塔纳已经变了模样,定位也发生很大变化,但其在上汽大众旗下依然算是招牌车型。销量方面,2020年桑塔纳销量约为18万辆,也就是说月销上万辆。这个成绩算是不错了,至少能进入中国轿车销量TOP 15榜单。那么,是什么原因有可能让上汽大众放弃桑塔纳呢?

目前上汽大众官方尚未对此作出回应,但业内有诸多猜测。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专家告诉《中国汽车报》记者,上汽大众整体形势比较严峻、甚至比较困难,如果要停产一款销量较大的车型肯定会比较慎重,背后原因可能很复杂。他猜测,一是老平台开发的桑塔纳可能在供应链上存在问题;二是双积分压力下的企业产品结构调整。“双积分要想达标就需要多卖新能源车及低油耗车型,如果不达标,企业需要在买积分和停产部分车型之间做选择,而途观等相对大一些的车虽然油耗压力更大一些,但利润也更高,企业会进行综合考虑。”他说。

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内,桑塔纳是上汽大众的利润奶牛,但现在早已今非昔比。中国汽车市场的暴利时代一去不复返,桑塔纳8.69万元~11.18万元的定价,也意味着其没有太多可溢价空间,其讲究薄利多销,其他几款有停产计划的车型也是售价整体偏向12万元以下的入门级家庭用车。本身偏低的利润,再加上双积分政策带来的成本,甚至有可能导致企业卖一辆赔一辆。

以2020年为例,上汽大众的平均燃料消耗量为5.18L/百公里,而桑塔纳的百公里综合油耗为5.6L,每卖掉一辆桑塔纳就会产生负积分。整体来看,2020年上汽大众的总积分为-782666分,光是购买积分就需要花不少钱。

停产?换标?电动化?

当然,完全归咎于双积分似乎也不合理。事实上,这已经不是桑塔纳第一次传出停产消息了。偏低的溢价能力意味着桑塔纳无法提供可观的利润,且其已经不太符合大众追求更高端和更年轻化的品牌形象。

不过,桑塔纳毕竟承载着诸多车主的情怀。就像汽车行业分析师钟师所言:“我们这一代人是看着桑塔纳从无到有成长起来的。”他告诉《中国汽车报》记者,上汽大众不太可能放弃桑塔纳,一是桑塔纳本身价格比较便宜,车身上所带的大众车标也会吸引到一部分人,再加上零售网络及服务网络遍布全国,还是很有优势的;二是上汽大众的销量在走低,这种情况下如果放弃桑塔纳可能导致总销量进一步下降。

三年前桑塔纳也一度传出停产消息,当时有人猜测,桑塔纳未来可能和捷达一样,依靠数十年的品牌知名度,脱离大众品牌独立成低价子品牌。捷达品牌独立前,捷达车型停产的消息也是满天飞,直至2019年2月,主打低端入门市场的子品牌捷达正式官宣成立。目前,失去大众车标的捷达品牌月销量约为1万多辆,虽然还不错,但并不及此前捷达单款车型的销量。例如2018年捷达销量为32.7万辆,相当于单月2万多辆。

除了以车型换品牌外,车企还在尝试的另外一种途径是电动化。大众甲壳虫的停产令无数车迷唏嘘不已,但据了解,这款车未来还将以纯电动版的方式回归。作为国内汽车行业“老三样”之一,当年的一代神车富康也曾叱咤风云,后慢慢淡出消费者的目光,2008年宣布停产。10年后,富康再次复活,但不再是一款车而是新能源汽车品牌,当时神龙汽车宣布推出富康,和标致、雪铁龙并列为三大品牌,并于2018年11月在武汉发布了品牌回归后的首款车型——纯电动轿车东风富康ES500。

另外,现有车型不停产不换标,而是为其添加混动、插混或纯电动版本,从而降低整体油耗,也是目前行业内车企们使用的一种较为流行的做法。例如,丰田推出了凯美瑞双擎、雷凌双擎、威兰达双擎等混动车型,宝马将插混系统引入多款车型,标致品牌前任全球总裁安巴托此前在接受《中国汽车报》记者采访时透露,未来标致品牌推出的每一款新车都会提供若干种动力选项,包括内燃机、混动、电动等。

积分花费以亿计

在汽车工业史上,停产的经典车型不止一两款,大多是因为车型各方面不再能跟得上时代潮流。不过,近年来,因排放法规或油耗法规而停产的车型开始多了起来,且这一现象不止出现在中国。例如,在欧洲,由于排放法规逐年收紧,微型车及小型车备受考验,欧宝抛弃了Karl和Adam微型轿车,标致108和雪铁龙C1考虑停产,奥迪A1也决定不再推继任车型。

在桑塔纳停产的消息传出后,业内普遍将其与双积分政策联系起来,原因之一就是传统车企的销量大多来自燃油车,双积分让它们 “压力山大”,而上汽大众乃至一汽-大众的双积分表现都有些糟糕。

今年7月,工信部联合多部委发布了2020年度中国乘用车企业平均燃料消耗量与新能源汽车积分情况。从结果来看,除了上汽大众出现近80万负积分外,一汽-大众的负积分也高达132万分。“从根本上来讲,可能还是大众在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发展滞后,导致积分为负。一般来说,燃油车卖得越多,所需新能源积分就越多。”上述专家告诉记者。

大众系并非个例,上汽通用负积分也超过了100万分,而同属于吉利控股集团的浙江豪情和吉利汽车的负积分合计达147万分,长安汽车、北京奔驰、东风汽车、中国一汽、广汽本田等车企的负积分则为40万分~60万分。

近年来新能源汽车积分价格水涨船高,2020年平均交易单价提升至1204元/分,这意味着不少车企需要花费数亿元乃至十几亿元来购买积分,这对于企业利润的打击还是比较大的。例如,就在今年1月,长安汽车董事长朱华荣透露,由于双积分政策,2020年该公司每辆车的利润被削减了约4000元。记者查阅财报发现,长安汽车2020年的管理费用中新增了油耗负积分费用7.38亿元,而今年上半年,该公司管理费用增至22.17亿元,近乎翻倍,主要原因是“计提新能源积分”。

为了缓解积分压力,不少车企开始推出新能源车型,例如大众在华引入ID.系列车型,目前月销上万辆,长安在“油改电”系列车型之后推出奔奔EV。不过,传统车企的燃油车产销规模大,新能源汽车布局相对滞后,市场在售产品较少,转身也需要一个过程。

积分价格逐年上涨已是大势所趋,而在“双碳”目标下汽车行业的电动化转型也避无可避。在这种情况下,是硬着头皮继续推燃油车,还是加快电动化转型,车企虽各有权衡,但留给它们的时间并不多了。


相关新闻:
免责声明:
1、凡本网注明来源:亚洲新能源汽车网www.asianev.com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稿件,版权均为亚洲新能源汽车网www.asianev.com独家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亚洲新能源汽车网www.asianev.com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;
2、图片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删除;
3、本网部分文章系转载,转载均注明来源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所表述意见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意见;如涉及版权及其他问题,请联系我们删除,本网拥有最终解释权。
关于我们

网站介绍

合作客户

诚聘英才

联系我们

服务项目

金牌会员

品牌广告

网站建设

公众号
微信群
QQ群
联系我们

0755-21036319

我们随时等待您的来访!

24小时在线客服

www.asianev.com 深圳市猫头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| ICP备案:粤ICP备18000966号